查看: 3710|回复: 16

[原创] “午夜” 华沙

[复制链接]
扫一扫,手机访问本帖
发表于 2016-10-5 21:39: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波华资讯微信公众号

“午夜 ”华沙
                      -----冯萍


     来华沙留学已近是第三年了, 感觉在华沙的日子节奏很慢, 就有了很多时间去思考、 去观察,去读书,去写作, 不过有时候,这样平淡如水的日子呆得久了,不免有些烦躁、厌倦, 尤其是到了晚上,有时候那种寂寞和孤独感到了让人发疯的地步!也是为什么,我总感到在波兰的中国人他们的脸色如同异人一样的平静,虽然不能探知他们的内心世界, 我感觉就是被这样的安静给逼成这样的!在华沙留学的第二年终于找到了对抗寂寞的解决方法——如果你没有故事的话,就去找乐子,编故事。

      这是9月的末尾,到了十月,就步入了另一个季节了。秋意渐深,天气也多变,阴沉多余的日子就会来临,阳光也越来越稀少,因而每每到了有阳光的日子,很多波兰人就严肃起来——来感受阳光,这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今天的天气不错,少见的阳光,少见的回升的温度,我记着和一位波兰朋友阿莎有个约。 她是一名学医的博士,发表过很多论文,年底就要答辩了。我和她一直是无话不谈的朋友,她非常聪慧、善解人意,重要的是她懂得生活。我算是那种外表安静,内心如火的人,而她是欧洲人那样喜欢活跃的活动,内心却很安静睿智,同时,我们俩都算那种半糊涂、半清醒地人,于是,我们相处得非常投机。
      我们俩之间的相遇算是一件和小说、电影里那样的浪漫故事吧, 换句话说,这算是一种“缘分”。 去年10月底, 在华沙举行了世界乒乓球公开赛,我和一位朋友约者一起去看球,跟着谷歌地图,却迷了路,来到了体育场附近的一座圆形楼里,却找不到任何关于比赛的场所,反而前面有很多波兰人排队,不知道干什么,我胆子比较大,一看到一位系着红色围巾,戴着棕皮色帽子裹得严严实实的波兰人出来,就上去问乒乓球比赛的体育馆在哪里?她听说有乒乓球公开赛,就主动带我们一起去,也留下来和我们一起开了比赛。她告诉我,刚为波兰政党投了票,没想到遇到我们。之后,我们一起去了附近的中餐馆,我们的友谊就这样建立起来。

     好长时间没有见她了!这个星期天,我就约她一起在维斯瓦夫河河边散步。我向来喜欢水, 诸如海水,湖水,河水.....每次看到水,都会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刺激着我,感到无以名状的兴奋! 我一直在想那是什么让我这么迷恋水,也许,在水边我是自由,又缄默的。而且,有水的地方,总会有历史故事,无论是民族、国家、还是个人。
我在公交车站牌前有些焦躁地等着公交车。我是刚搬到Hera这边来的,对于周边的交通路线还不是特别熟悉,尤其是到了周六和周日,华沙的公交线路如同变魔术一般,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 会重新洗牌。我有些担心地看了看时刻表,2点一刻,按理儿公交车应该来了。我看到周围其它等车的波兰人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相互絮絮叨叨地说了什么,就离开了,我着实有些不安,果然, 一扭头,看到十字路口处多了三四名警察,他们已经在封路了, 原来今天华沙有马拉松比赛。
      看来得走路了!我查了一下谷歌地图,从这里到市中心,大约40分钟的路程!可不要把我的小腿走断了!不过,事情总是彩色的。步行根本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糟糕,一路上阳光宜人,树影斑驳,颜色柔和,内心感到稍有的宁静与喜悦, 这就是秋天了!我不禁在想,如果一生行走在四季,看着不同的美景,路过不同的人群,体会着冷暖自知的生活, 是多么满足呀!
      踏破了草鞋,终于来到了维斯瓦夫河河畔。面前是一条颜色有些发青黑的宽阔河流,河水不急不缓地前流着,连结着波兰的各个城市,直到汇入了波罗的海。 在河边散步的有很多波兰人,有的一家子其乐融融地走在一起, 也有朋友们聚着坐在河边,喝酒野餐,也有情侣们牵着手在河边走着,男士贴心地给女士围上了围巾....阿莎还没有来,我就坐在台阶上,饶有兴致地看着斜面的一对男女扭在一起。


file:///C:\Users\lenovo\AppData\Local\Temp\ksohtml\wps46E5.tmp.png
     “Ping!" 突然有人在我背后拍了一下,我打了个趔趄,一扭头,只阿莎推着自行车,笑着站在我面前。
      “好久不见!”我笑道。见了她,我的话匣子立刻多了起来,问她最近怎么样,一切可好?
阿莎提议,我们可以到一个酒吧里,坐着聊天。我们走到了一座停靠在岸边的邮轮里,这里就是一家酒吧。老板娘正在收整桌椅,她看到我们进来,有些惊讶,笑着和我们说,“我们是今天的第一位客人,本来酒吧是要关门的,但看到天气还暖和,决定再推迟一天, 因而今天所有的茶水,酒水都是半价。”听到这儿,我不禁有些得意,抽住了一张幸运签,哈哈哈, 我的茶水只花了3兹。
      我和阿莎找到酒吧里一个视线很好的位置处,坐了下拉,可以清楚地看到周围的维斯瓦夫河, 如同在河上航行一般。有时,船会微微晃动一下,旁边平静的水面会突然溅起了涟漪,溅了我一身水花。 “是鱼!”阿莎笑道。只见一条小鱼在船底的水中腾空跃起,翻了一个身,露出白色的肚皮之后,又潜入水中,我煞有介事地看着,脑海里想到了一个词:“鱼跃龙门”。
      阿莎和我讲,最近一直是机器人一样的工作,她非常希望可以有个假期,计划,之后去柬埔寨和越南旅行。
“‘好极了!我先积累资金,之后也会去这些地方的。我有个梦想,就是周游世界吧!” 我愉快地说道,“对了你,最近的生活怎样呢?”
      “啊,前几天,我和一位波兰人约会了,他很聪明,也是博士,外表也很帅,但是他是一个asshole! 我感觉有时候他心口不一,一直在Cheat!”
      “哦!这最正常不过了,这简单啊,你也和其他人出去玩呀,你也Cheat!" 我有些不怀好意地说。
      “当然了!上个星期我和一意大利的男孩乘着木筏随着维斯瓦夫河漂流, 一直到指定位置,行程有二个小时,我们一直划得很慢,你知道,河水表面很平静,实则岸涛汹涌,危险至极。我们怕遇到漩涡,就小心翼翼地画着,然而划了很久都没有遇到公司的人,意大利男孩就给公司打了电话,他们让我们先停到岸边,马上派邮轮接我们。我们靠岸划行着,刚上岸,一脚就踏入软泥里,整个鞋都陷阱去,步履十分艰难。我们相互搀扶着走着,没想到更糟糕的事发生了—— 上午出来的时候,天气还晴朗,然而此刻,突然狂风大作,河边的一些树木连根拔起, 暴风雨来了,我们艰难地往旁边的旅舍跑,全身湿透,没有更狼狈的样子了!”
      “哈哈。”我笑了。  “感觉怎样?”
      “很难忘呢!”阿莎感叹道。
      此时,又一条小鱼在水里翻腾了一下,我意识到此时天色已经很黑,脚边的河水也被染成了黑色,越来越不平静的样子, 我暗自想,没有光,人们的内心总归是害怕的。
      “对了,萍, 问你一个问题,你们平时中国人见面,会互相打招呼吗?我说是陌生人之间的偶然相遇?”
      我微微一怔,思考了几秒钟后,说道,“这得分情况呀!”
      她有些不以为然地说, “那次在韩国的公交车上,我拿着一本波兰文看,车上的另一位波兰人看到了,就和我主动攀谈起来。”
      我说,“这种事也有,我觉得不在于你是哪个国家的人,而是看你有没有勇气和陌生人说话。”
      阿莎看了一下我,说,“好吧,其实我很讨厌人们之间互相欺骗, 这样受伤害的,往往是那些真诚的人。一次出行, 我的钱包被人偷了,我不得不向车上的其他乘客借钱,然而大多数人都是把头扭到一边,不搭理我,最后一位女士迟疑片刻之后,借给了我100兹。我给母亲打电话,让她在车站接我,顺便把钱还给这位女士。当我追上这位女士,给她这100兹的时候,你都想象不到她脸上的愕然!”
      是啊,我想道,狼来了!这个世界上骗子太多了,可这不是世界本来的面目吗?
       喝完酒,天色几乎全黑了,我和阿莎离开了这个酒吧,依依不舍地道别,约定下次再见,而我也踏上了回Hera Hostel 的行程。晴朗秋日的夜晚,晚风习习,路上行人嬉笑颜延, 却似近似远。我内心微微有些忐忑,漫长的回家交通路线,希望可以顺利到达。
       我的担心很快得到了验证!公交车一个拐弯,我突然意识到自己到了一个很陌生的地方,于是慌忙跑下车去,立在人行道上, 周围的一切都被夜幕包围着,没有了太阳,我的方向感瞬间退化为零,辨不清该走哪条路。
想到了地标科学文化宫,在夜幕里看到文化宫散发着清冷柔和的光。我定了定神,决定朝着这光的方向走, 这条路感觉熟悉又陌生, 在十字路口处停了下来,决定还是问一问波兰人,一个人误入歧途,还是很有危险的。没想到,从此刻起,如同午夜行游一般,后面经历的故事,非常奇特,之后向起来都不太赶相信是真实的,然且还很心有余悸。


file:///C:\Users\lenovo\AppData\Local\Temp\ksohtml\wps46F5.tmp.png
我一眼看到两位女士嬉笑着走来,黑暗中,只看到其中一位女士的脸,就走上前去问路。然而当我扭头看另一位女士时,着实吃了一惊!另一位女士长相非常奇怪,好像是面瘫,又好像不是,整个脸部都被缩小了,五官不太清楚,而眼睛眯成了一条缝,我想之前只有看聊斋志异电影的时候,才见过这样的人吧。我不想表现出自己的吃惊与害怕,就面带微笑地问,“如何去Folkso? ", 这两位女士非常热情、友好,她们嬉笑着给我指路。
我顺着她们指的方向,继续向前走着,竟然发现前方路上的行人越来越少,心里感到隐隐地害怕,只想赶快离开这里,这时,看到旁边有位吃着烤粑粑的小哥,他周身散发出了奇怪的感觉和气质——这种感觉的50% 不太舒服,不是说危险,只是觉得有些不寻常,但剩下的50%,我觉得他应该是友好的。我夺量了几秒钟,决定去问一下路,主动搭讪总比被动受伤害强吧!
“您好,Kruca方向怎么走?”
他闻声扭过头来,看着我,对!是看着我,我永远忘不了那种眼神和面前的眼睛。.我这时明白了那50%的不寻常感觉来自何处,他是——一只独眼,而另一只眼睛像一只混浊的玻璃球一样,我之前在一部电影里见过这样的眼睛,《大鱼》, 是一只巫师的眼,在这只眼里,可以看到你的未来...我没有显露出我的吃惊和害怕来,面带笑容地又重复了这样的问题, 这似乎把他给惊到了,他那只独眼有些奇怪地看了看我,却给我指了路,就独自默默地离开。
我定了定神,只觉着不可思议,怎么,今天见到的是从中世纪出来的人?还是我在华沙遇到了幻境?我呼吸了一口气,要累死了!
      我往前走了几步,突然看到了116,我大脑没有太多思考,风风火火地冲上了公交车,站好后,迎面看到一位穿着黑色袍服的中年微胖修女那双犀利的眼睛,我收敛了一下,装作淑女的样子。 然而这辆公交车行驶的方向似乎不对劲,我爬到车牌那里,仔细找着自己要到的公交站,这时,那位修女用非常安静声音问我去哪,我说去瓦津基公园那个方向, 她说这辆车不去那里,今天改道了,然后又接着絮絮叨叨地说,对不起,我也不知道该乘哪辆。我明白了,忙道谢, 到了下一站,赶快下车,有时候, 走错了路,必须赶快掉头,否则越走越远,就真的丢了。
我发现自己此刻处在一个广场上,这似乎这是老城的某个地方, 白天我是知道这里的,但是到了晚上,竟然手足无措。我非常害怕天越来越黑,真到了午夜,就会赶不上公交了, 那就麻烦了!我定了定神, 打算请波兰人帮忙, 要么找到正确的车次, 如果不行的话,只好打出租车了! 此时,恰巧一家穿着很朴素的波兰人走来, 我微微迟疑了一下, 走上前去, 问道, “我想去瓦津基公园的方向,您知道怎么走吗?”
file:///C:\Users\lenovo\AppData\Local\Temp\ksohtml\wps46F6.tmp.png
那位男士看了看妻子,微笑着用蹩脚的英语说道,“对不起,我们也不知道。”我知道这是最后的机会,忙套出手机,请他们帮忙查找路线,他们欣然同意了,开始搜索ztm这个网站,可是由于是晚上,字幕不是很清楚,而且更窘的是,电池马上就要用完了, 手机的窗口一直在晃动, 结果是徒劳的。
      我耸了耸肩,知道不能再难为人家,决定想其他的办法,此时,那位父亲提议道,“这样吧,那边有128的公交站牌,我带你问问那边的司机,让他给指一条路。”
      Really?啊! 我的精神一下子提了起来,终于可以回家了。我感激地说谢谢,随着这一家人走向公交站牌去。
     那位男士和公交车司机交谈了一会儿,接着下了车,他示意我跟着他们走,把我带到了等116公交的正确位置。我非常感激他们,更崇拜这种绅士精神,我想起今天见阿莎的时候,带了几包中国茶叶,还剩了一包,于是我拿出茶叶,准备送给他们,表示感谢。
      他们以为我要给钱,摇手准备拒绝,我拿出茶叶说道,“这是中国茶,谢谢您的帮忙,就送给您了,如果您不喜欢,可以送给其他人,或者扔了都行。”父亲,母亲,还有那两个波兰孩子的表情瞬间凝固,感到非常诧异。 片刻之后,所有僵化的表情全部舒展开了,变成了一个大大的笑容,可以看到他们眼里,心里,肝里,都是在笑着的。他们向我道谢,然后叮嘱我一定要招手,否则会错过公交车,接着他们走了,传来一阵阵笑声。
      终于116姗姗而来,我上了车,首先向司机确定这辆车去不去瓦津基公园的方向,这时旁边一位读书的小哥操着一口流利的英语说,“对,去。”我朝他点头,微微一笑,表示感谢。我坐在座位上,公交车启动了,突然发现外面的街景不再那么漆黑,变得灯火斑斓。此时,那位小哥站起来,和我说道,“你去瓦津基公园吗?现在好像关门了。”
      我说,“我去下一站。”
      “哦。”小哥合起书,说道,“我这站下,对了,可以请你喝杯咖啡吗?”
      我微微吃惊,笑道,“下次吧,我得回去。”
小哥有些讪讪地下车,此时,我才意识到整辆公交车都注视着我们。我不禁觉得很有意思,我自嘲地想,这么浪漫的故事,果然发生在我身上,发生在此夜里,难道这样也算是相遇吗?哈哈!
file:///C:\Users\lenovo\AppData\Local\Temp\ksohtml\wps4707.tmp.png
      到站了,走向宿舍时,听到了脚步声,才感到每一步变得如此踏实,一下子,故事经历太多,自己都觉得很不真实,仿佛午夜在华沙探险游历一般,又仿佛到了某种不可思议的梦境。说是天方夜谭也罢,说是讲故事也罢,记忆就摆在那儿, 仿佛坐上了上帝赐予的南瓜马车,有了这一遭奇遇。 回到安全的现实中后,发现虽然时间向前不停地行走,生活中的光泽很难被忘却。

发表于 2016-10-5 22:20:52 | 显示全部楼层
作者冯萍,旅波留学生,喜欢写作,此文也是她基本上站着走着在手机里敲击小键盘完成的,所以错别字不少,令人遗憾。但我期待她更多更好的作品。

作者简介:
华沙大学国际关系专业的在读研究生, 曾经在波兰、美国做过交换生, 本科时由学校资助于西南交通大学出版社出版中英文对照的小说《我的青春在飞扬-一位国际交换生的心理嬗变》, 2015年6月在华沙由Roman Kuziniar推荐,在Aspra 出版社出版第一部纯英文小说“The way in the front”(978-83-7545-598-4), 在波兰、日本和欧洲其他国家销售。15年12月出版第二本英文小说“Love inWarsaw”,(978-83-7545-656-1)
获奖经历:         
2013年10月13日  获2013年外研社杯全国英语写作大赛山西赛区一等奖               
2012年5月13日   获全国大学生英语竞赛(NECCS),B类二等奖                 
2011年10月22日  获2011年外研社杯全国英语演讲大赛山西赛区优秀奖                     
拿到了TEM8合格证书,TEM4良好证书
在校期间多次获得国家奖学金, 省级三号生,董事长奖学金等。
论文发表:
2013年1月在波兰“Magazyn pressja” 发表三篇文章;a different ways, same goals,
No.50/2013(03),p.22
Finland’s way of achieving Young people in the labor market “ Magazyn Pressja”
No, 50/2013(03),P.23
Lingering memories Magazyn Studentcki, Pressja,  
No.51/2013(06),pp.36-37
(http://pressja.wsiz.pl/pressja-archiwum/.)
2013年12月  《疯狂英语.原声版》12月刊   发表英语文章
“one anecdote in Poland as an exchange student”
2011年9月在《英语广场•学术研究》发表论文“Factors that determine a nation’s future”,
2012年6月在《文学界》上发表英语论文 “The embodiment of Knight spirit on Tom Jones”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0-6 04:09:15 | 显示全部楼层
小清新,有嚼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0-6 04:52:19 | 显示全部楼层
yhc 发表于 2016-10-5 22:20
作者冯萍,旅波留学生,喜欢写作,此文也是她在手机里敲击小键盘完成的,所以错别字不少,令人遗憾。但我期 ...

谢谢您! 下次一定会有更好的作品, 更精彩的故事, 格外认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0-6 04:55:58 | 显示全部楼层
xp2 发表于 2016-10-6 04:09
小清新,有嚼头

谢谢, 希望也可以重口味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0-6 22:26:38 | 显示全部楼层
山西威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0-6 22:30:3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看的出来,用心在写了,支持支持!
期待更好的作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0-7 05:09:44 | 显示全部楼层

Great Shan Xi!谢谢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0-7 05:10:33 | 显示全部楼层
Lemonade 发表于 2016-10-6 22:30
看的出来,用心在写了,支持支持!
期待更好的作品。

谢谢您! 一定会用心写更好的作品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0-7 05:48:44 | 显示全部楼层
加油,继续努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本版积分规则

办公地址|手机版|首页广告|关注微信|加入我们|合作伙伴|联系方式|波兰华人资讯网

GMT+1, 2019-10-18 14:46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特别声明:本站提供网上自由讨论使用,所有个人言论仅代表网友本人观点,并不代表本论坛立场,本站不负任何法律责任转载本站内容请标明文章作者和出处! 网站地图:SITEMAP.XML

拒绝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网站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的言论

( 黔ICP备13002814号-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