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3601|回复: 0

封国后,波兰人的艰辛回国路

[复制链接]
扫一扫,手机访问本帖
发表于 2020-3-22 21:39: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波华资讯微信公众号
(一)
阿德里安在3月7日与姐姐和朋友飞往巴黎参加麦当娜的音乐会,计划游览城市。

我们当时在考虑是否取消出行,但在3月5日出发前两天,法国的局势相当稳定。另外,我们已经花了很多钱。机票、音乐会门票和在巴黎逗留一周的费用,每人要4000兹罗提。

到了那儿才知道马克龙总统施压取消了音乐会。我们只收回了部分票款。巴黎没有陷入恐慌之中,咖啡馆里到处都是游客,有几个戴着口罩的人。

那时我们得到信息,说波兰出现首例感染确诊患者,而法国已经有上千例。博物馆也有限度地放行,我们提前在线购买了所有特定时间段的门票。
几天过去了,波兰的感染人数增加到十几人。还在3月13日(星期五),我们确定将在周日返回波兰。

就在那天晚上总理莫拉维茨基宣布,从周六至周日的午夜波兰将关闭其边界并暂停国际定期航班。瑞安航空在起飞前几小时宣布取消航班。火车也不通了。德国长途大巴弗利克斯巴士(FlixBus)也暂停往波兰发车。网络拼车平台Blablacar的应用软件也突然消失。

整个周六,波兰驻法国大使馆关闭。我们预订的住宿是到周日,周一我们得去上班。拨打总理布告中的热线电话,整天忙音。

“接你回家行动”?不是从法国。可以从伦敦飞,但带行李箱的费用为950兹罗提。谢谢,这是媒体,波兰人大救援行动“我们帮你”。不,他们没有帮我们。这会误了我们。电视上的东西只有在那里看上去不错。一旦处于这种情况,你就将独自一人。

通过朋友,我们了解到哪些过境点完全允许行人通行。这不是很明显,因为与德国接壤的边境只有四个可行。Zgorzelec市离家最近。

我们买了去柏林的巴士票,路上12个小时。然后换乘火车到科特布斯(Cottbus),再从那里去哥里兹(Goerlitz)。途中我们花完了所有的钱。抵达边境时一整天过去了,那里已经有边检了。

两辆警车停在连接波兰和德国两侧城市的约翰保罗二世桥上,也临时安置了大门。一位穿着像火星人的男士问我们从哪里来要去哪里。我们得到了表格,填了姓名、身份证号和地址。还必须手写以下语句:“我会自我隔离,签名”。这些笔已经数百人用过。检查我们的那个人笑着说,在我们之前甚至有从埃及回来的人这样绕过来。真是滑稽。

他们也给我们量了体温,实际上只量了我一个人。在量我朋友体温时体温计坏了。这一点都不影响,他们放我们走了。或许没这么容易将病毒带入波兰。

从Zgorzelec市乘火车两个小时,在Węgliniec镇换车,不停地买票,不停地花钱。28小时后,我们来到了弗罗茨瓦夫。回程我们花了差不多一千兹罗提。这段时间我们和数十人有过接触。在火车上,在有轨电车上,在公共汽车上。但这没关系,毕竟,程序是走过了。

(二)
在斯里兰卡,我们运气好多了

(记者多米尼卡于3月7日登陆澳大利亚,为下一份报告收集材料,原定坐3月24日的卡塔尔航空,但波兰“封国”。)

我登记了“包机回家”(Lot do domu),但没有任何迹象表明包机会来澳大利亚。领馆回复说,他们连着两天试图确认是否会组织包机到澳大利亚,但没有得到任何答复。
我可以买一张从某地有包机回国的机票,但无法联系上波兰航空。这里没有LOT的办事处,并且网络不时崩溃。我这里离迪拜、多哈或曼谷最近,但时间不多了,一些包机服务不久就会关闭,我都试过了。我没辙了。

(三)
在华沙一家广告公司工作的乔安娜说,

我们很幸运,因为在斯里兰卡有超过一千波兰人,所以他们第二天就组织了包机。

我于2月28日前往斯里兰卡,当时岛上也好波兰也好,都没有感染病例。预定回国时间是3月15日,星期日,10:00。甚至在周六,俄罗斯航空公司Aeroflot也向我们保证,航班正常。我们在出发前几个小时才发现航班取消了。
Facebook上有一群波兰人。我们写了一封电子邮件,内含岛上有多少波兰公民以及有多少人想回家的信息。第二天就组织好了包机。我花了2200兹罗提买了票,这个价格和来回程机票相当。航班取消的钱没人退给我们。

在机场,每个人都提供了姓名和地址,回国后要在家隔离。

飞机上一个女孩坐在我们面前。她从一开始就咳嗽得很厉害,她和她的三个朋友都没有戴口罩。我们通知空姐后给她戴了口罩,每小时给她测量一次体温。在整个飞行过程中,她体温两度升高,终于承认自己到斯里兰卡之前去过意大利。
当我们问她为什么在这种状况下还坐到满是人的飞机里,她回答说“我也想回家。”


lotdo-domu.jpg

(四)
玛格达莱娜女士说,
我从西班牙特内里费岛坐包机返回。飞行途中很顺利,期间收集了我们的信息以便回家隔离,但最糟糕的是在华沙肖邦机场。
降落后半小时,我们等待领土国防军的士兵从工作人员那里获得我们的表格。最初,他们想轮流给所有人打电话,但由于混乱,他们放弃了。他们给每个人都量了体温,然后让我们所有人下飞机,坐上了像罐子一样拥挤的机场大巴,将我们带到了候机楼。

机场入境大厅已经有很多人,是前一个航班的,约200人。大家都在等候护照检查,但只有三个窗口开着。边防解释说没有工作人员。这时喊声和争吵开始了。无法保持安全距离。
一个半小时后,我们拿到了行李。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许多乘客后来登上了火车,去卢布林,波兹南和比亚韦斯托克。在这种情况下,一个新冠肺炎患者可能会感染其他许多人。

(五)
华沙一家银行的经济师鲍尔泰克说,

哪里,哪里,我可是在阿根廷南部啊!病毒不会到我那里的。

3月9日我离开波兰时,波兰有十几起感染病例。我躲在阿根廷的巴塔哥尼亚,和同伴们一起爬山。几天后,得知飞往波兰的航班停飞了。同时,有消息显示,阿根廷将在三天内暂停所有飞往欧洲的航班,时间至少一个月。我没有太多时间,所以我缩短了假期,开始了为期三天的回家之路。

首先乘当地航班前往布宜诺斯艾利斯。在机场酒店短暂休憩,然后乘飞机飞往里约热内卢。从那里我要飞往里斯本,然后飞往伦敦,再到柏林,但是飞往欧洲的航班延误了,所以一切计划都乱了。在里约,我不得不重新购买从里斯本到柏林的机票。
从头再来。飞往里斯本的飞机也延误了。警察在机场帮着检查乘客的机票。只允许出发前两个小时进入航站楼,以免造成人群拥挤。
为了办理有关航班暂停或取消事宜而到葡萄牙航空公司办事处的队列有150米。

我在外面呆了三个小时,然后飞往柏林,再从那里换火车到法兰克福(奥德河畔)。在斯卢比采徒步过桥,在边防量体温,填表格。礼貌的海关人员提供了包装好的食物和水。从那里,一个朋友把我接回华沙。

周日20点离开巴塔哥尼亚,星期四凌晨1点回到家。途中80小时,费用4000兹罗提。

从3月15日星期日到星期五,有超过25万波兰人抵达波兰国境(步行,自驾车和乘飞机)。作为“包机回家"行动的一部分,有几万波兰人被接回家。
从芝加哥出发的包机最多,一直没有停过。


译自波兰《选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本版积分规则

办公地址|手机版|首页广告|关注微信|加入我们|合作伙伴|联系方式|波兰华人资讯网

GMT+1, 2020-8-9 21:46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特别声明:本站提供网上自由讨论使用,所有个人言论仅代表网友本人观点,并不代表本论坛立场,本站不负任何法律责任转载本站内容请标明文章作者和出处! 网站地图:SITEMAP.XML

拒绝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网站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的言论

( 黔ICP备13002814号-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