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576|回复: 0

集思广议:波兰在战斗!一个东欧小国的“游戏大国”之路

[复制链接]
扫一扫,手机访问本帖
发表于 2016-8-18 00:21: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波华资讯微信公众号

 “二战”“肖邦”“居里夫人”“华沙”……但如今,这些波兰的象征正被《巫师》《消逝的光芒》《死亡岛》取代。这些名字不仅昭示了众多成就,还引发了公众好奇:它们为何会在一个二流国家诞生,甚至奥巴马都成了它的用户?其中原因,也许就和这些大作本身一样值得发掘。


译者:最后的防线
编译自venturebeat.com,原作者DAN CRAWLEY,较原文有删节和改动


铁幕背后的程序员

  说到波兰游戏,就不能不提它的历史,早在1980年代,在华沙和克拉科夫的大学和研究所,铁幕下的波兰人便在思考如何编写程序。尽管面临众多限制,但热情就像野火在延烧,也正是在它们的基础之上,一个国家的游戏业迎来了萌芽时期。

[/url]
如果你不知道波兰在哪,这张地图告诉你

  作家康拉德·布德西斯泽乌斯基(Konrad Budziszewski)说:1986年,《潘多拉之盒》(Puszka Pandory)是波兰游戏的起源。它的形式是当年流行的多用户互动地牢(MUD):玩家扮演虚拟世界中的角色,靠输入文字与系统互动,在厚重的铁幕下,程序的版权属于国家,因此开发者获得的只能是一小笔奖金。《潘多拉之盒》的故事就这样结束了。随后,从1986到1990年,波兰人推出了数十部作品,它们都遭遇了相似的命运。

[/url]
波兰游戏的“起源”——《潘多拉之盒》,这是2012年推出的复刻版

  直到1990年代后,波兰的游戏业才真正破土而出。和当时的许多行当一样,其诞生离不开政权剧变:在抛弃计划经济体制后,波兰人在一瞬间由为“集体”工作,变成了为“自己”工作,许多有头脑的人发现了做买卖的契机。但创业是艰难的,许多人发现,本土游戏在上市后入不敷出,因为“正版”在波兰并不深入人心。

版权?你跟我谈版权?

  1990年代,在华沙城区的维斯瓦河畔,耸立着苏联时期的老体育场——它充当了两个尴尬的象征,既是游戏文化兴起的地方,也是盗版业的发源地。在昔日的体育场外,曾有无数小贩游荡,兜售录像带、CD甚至是硬盘,部分俄罗斯商家还会将外国游戏界面翻译成波兰语。“版权?你跟我谈版权?”1995年,一名摊贩在接受采访时怒吼道,正是猖獗的盗版浪潮,让《潘多拉之盒》播种的火苗几乎熄灭。

[/url]
美丽的华沙曾经是盗版市场

  虽然在今天,这个盗版市场已不复存在,老体育场也被推倒重建,但对波兰人来说,当年的记忆并没有远去,还给人留下了喜忧参半的回忆。《巫师》开发商——CD Projekt RED的市场部主管米歇尔·吉勒夫斯基(Gilewski)曾经红着脸告诉记者:“当时的著作权法形同虚设,因为人们不愿意、也没有渠道去买‘合法软件’,我小时候甚至没有为一部游戏掏过钱——在当时,相互拷贝是正常不过的事情。”

  在形形色色的盗版商中,就有CD Projekt的两位创始人,伊文斯基(Iwiński)和季辛斯基(Kiciński),但他们和老体育场前的摊贩不同:第一,在冬天,他们不用穿着棉大衣、顶着料峭寒风到处兜售光盘——他们很早就开了自己的门店;第二,他们固执地认为,一定能找到让人接受正版的途径。1999年,他们获得了RPG《博德之门》的发行资格。季辛斯基后来写道,在下决心时,他剩下的只有“破釜沉舟的悲壮”。但他们做到了,靠的不是不是噱头,而是实打实的热心服务:在筹备过程中,两位创始人邀请了许多演员为游戏配音,还附赠了羊皮纸地图、一本“龙与地下城”类的桌游手册和一张音频CD。通过提供盗版不具备的内容,《博德之门》波兰版的销量突破了10000大关。

[/url]
为了《博德之门》,Iwinski特地把座驾换成了面包车

  虽然第一桶金来自销售代理,但CD Projekt决定走自己的路。伊文斯基和季辛斯基将目光投向了一套小说,即国宝级的奇幻长篇《巫师》。


当2002年启动开发时,《巫师》团队由波兰各地的17名成员组成,但当2007年上市时,制作组的人员已经扩充到了上百名。在5年中,他们惨淡经营,用代理发行的收入维持运转。很多人甚至认为CD Projekt不过是在自杀,但从后来看,这种观点可谓浅薄到了极致。


Andrzej Sapkowski和他的著作,最右边的就是《巫师》的其中一本

CD Projekt:领路人

  即使《巫师》不算神作,但它也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而对许多波兰人,这也是他们第一次停下来,去关注本国开发的作品。11 Bit Studios的销售主管卡罗尔·扎亚斯科夫斯基(Karol Zajaczkowski)眉飞色舞地说:“《巫师》的成功让所有人相信,即使世人轻视你的国家,你也能做出一款有分量的游戏。”——受《巫师》的鼓舞,11 Bit Studios后来推出了《这是我的战争》。

  CD Projekt RED的市场部主管,米歇尔·吉勒夫斯基也有相同的感触,是《巫师》的感召,让他成了企业的一员。


《这是我的战争》的创作也是受到《巫师》的鼓舞

  “说实话,我最初对游戏没有兴趣,直到有一天,朋友跟我说:‘天哪!我们国家居然做出了这样的游戏!’”吉勒夫斯基回忆道:“渐渐地,大家开始谈论《巫师》——不仅是电玩爱好者,还有主持人、记者和政治家。许多人将其称为史诗级的作品。”

  “对波兰的国民来说,为优势项目摇旗呐喊,是一种义不容辞的责任。”吉勒夫斯基说:“当亚当·马里斯(Adam Malysz)成为冬季滑雪冠军时,整个国家都为跳台滑雪疯狂,当《巫师》成名后,我们的支持也与日俱增——毕竟,对波兰人来说,自豪是一种美妙的感觉。”


《巫师1》截图,它唤起了波兰人的游戏热情

  也正是这个原因,世界从波兰人口中听到了《巫师》,《巫师》随着爱国主义走向了世界。然而就在《巫师》成功后,CD Projekt却坠向了一个难以摆脱的困境。应海外发行商要求,他们启动了主机版《白狼崛起》的开发,该项目被外包给了一个法国公司。当时,11 Bit Studios的销售主管的扎亚斯科夫斯基还在CD Projekt供职,随后被派去协调项目进度,但在法国的经历让他非常失望:“在波兰,人们可以为事业废寝忘食,但法国人就不同了——他们11点上班,4点下班,一半的时间被浪费在了喝咖啡上。毫不奇怪,整个项目遭遇挫败。”


《白狼崛起》的预告截图,法国人的散漫几乎毁掉了整个系列

  《白狼崛起》问题重重,而CD Projekt又投入了大量的资金;更不幸的是,当项目流产时,一场经济危机在欧洲悄然降临。这次危机被称为“互联网泡沫”,大量高新技术企业倒闭,CD Projekt也不得不缩减规模。耐人寻味的是,回忆当年,许多老员工并不认为解雇一件坏事。

前资深技术员丹尼尔·萨多斯基(Daniel Sadowski)就是其中之一,他后来成为波兰-日本信息技术学院的负责人:“对于我,辞职反而换来了一份待遇更优厚的工作,对于游戏业业,新工作室在这次裁员后诞生了。”


《堕落之王》宣传画,其开发商CI Games的前身City Interactive从CD Projekt的重组中获益匪浅

  事实上,波兰游戏业也因此因祸得福:首先,CD Projekt完成了重组,此举为《巫师2》的开发铺平了道路;同时,波兰游戏也完成了向多元化的转变——许多规模较小的开发商从大动荡中自立门户,逐渐引起了世界的注意,扩大了波兰游戏产业的题材和经营范围。其中就有凭《这是我的战争》享誉世界的11 Bit Studios。同时,Techland(代表作《死亡岛》《消逝的光芒》)、Epic Games Poland(后来的People Can Fly,参与了《战争机器》系列的开发)和City Interactive(后来的CI Games,代表作《狙击手:幽灵战士》《堕落之王》)等厂商也吸收了CD Projekt的人员,逐渐发展壮大起来。根据估计,在今天,波兰共有200-300家各种规模的制作室,拥有约2000名核心员工。

“遵守秩序,就没什么可担心的”

  尽管不能与美国的游戏工业相提并论,但游戏在波兰经济中正扮演着重要地位。也正是它们的存在,2009-2010年,欧盟的国民生产总值缩水了4.5%,但波兰的GDP毫发无损。


2008年来,波兰真实GDP的总体增长情况,下方虚线部分为欧盟的整体水平

  对抵抗金融危机的秘密,波兰外交部副部长卡特莉娜·卡茨帕尔奇克(Katarzyna Kacperczyk)解释道,这与高新产业的特性有关:“毕竟经济衰退不同于经济崩溃,玩家们的收入会下降,但这并不妨碍他们为青睐的游戏买单。”同时,波兰的经济制度也在为游戏开发商保驾护航。1990年代的经济转型虽然令国家付出了代价,但其最大的成就是——波兰建立了一个高效的金融市场,并拥有良好监督和管理机制。作为结果,那些信誉良好的企业,很容易就能取得融资,CD Projekt就是其中例子。由于手续齐备,他们在2008年没经历多少波折,便完成了一次成功的逆向收购,进而获得了在华沙股票交易所上市的机会。一位高管对此的评价是:“你可以说波兰方方面面都不好,但企业只要遵守秩序,就没什么可担心的。”

  甚至小型工作室的融资也很便捷,因为华沙证交所开放了一个叫NewConnect的市场,小企业可以在其中发行债券,以获得项目启动资金,从中催生出了《这是我的战争》。也正是因为抛却了后顾之忧,许多优秀作品赖以诞生的基础——开发者——才不用频频回头关注账目和预算表,进而义无反顾地投身于理想和事业。

自学成才的游戏人

  和其它国家不同,波兰游戏人往往自学成才。事实上,直到几年前,这个国家的大学才陆续设立了游戏课程。在一栋洋溢着黑暗风格的建筑物中,彼得·加姆拉季(Pitor Gamracy)对此侃侃而谈,他是克拉科夫Alvernia工作室的资深制作人和动作捕捉专家,曾经参加了《死亡岛》《堕落之王》《狙击手2:幽灵战士》的制作。彼得·加姆拉季说:“我的入门是靠阅读和观看网上教程,说实话,这一点也不‘专业’。”

但正是这个人,创立了波兰第一家动作捕捉工作室,并参与了Techland的两部重量级作品——《死亡岛》及其精神续作《消逝的光芒》——的制作,在此期间,他的工作室凭一己之力便完成了其中的关键环节。


Platige Image打造的动画短片《大教堂》

  Platige Image同样是波兰游戏业白手起家的一个例子。即使你没听说过这家工作室,也一定熟悉其作品:该公司打造了《巫师》和《赛博朋克2077》的预告片,参与制作的3D动画《大教堂》获得过奥斯卡动画短片奖的提名,此外,在3D动画和图形制作方面,该企业还为波兰的5家主力游戏工作室提供可不少帮助,Eurogamer的一位评论员说:“波兰之所以能赶上世界水平,Platige Image发挥了重要作用。”

  但Platige Image的创始人只是两位大学生,他们一个的专业是物理,另一个是机械工程。其营销经理奥尔加·塞加尼亚克(Olga Cyganiak)带着迷惘的神情解释说:“当初,企业的两位创始人:雅罗斯瓦夫·萨福科和彼得·西科拉通过购买自学CD学会了制作CG——这事发生17年前;然后,努力引发了奇迹!现在的Platige Image拥有250名员工,在欧洲处于领先地位。”


在Platige Image工作室中,工作人员正在对《赛博朋克2077》中、扮演女机器人的模特进行动作捕捉

  但Platige Image并不是笔者接触的、最奇特的事例。程序员亚当·克鲁谢夫斯基(Adam Krusewski)如今已成为华沙一家软件开发商的首席设计师。在一次业界会议上,他这样描述自己的入行经历:在上学的第一年,父亲带回了一台ZX Spectrum——这也是父亲单位的第一台计算机。

  然而,仅仅过了5小时,ZX Spectrum冒出浓烟,因为它每三个小时就得关闭一次——但孩子们太着迷了,以致完全忽略了它超负荷运转的事实。亚当·克鲁谢夫斯基说——这事情应当怪他哥哥。“最初,我们只用它玩棋类游戏。”他说:“直到我的哥哥,比我大十岁,突然拿出了一本程序手册:‘让我们试试BASIC吧!从那之后,我入行了,断断续续敲了20多年的键盘。”


ZX Spectrum是1982年由Sinclair公司生产的一款8位个人电脑,在1985年后,有大量的淘汰品从各种渠道进入了波兰,而它们充当了连接波兰和世界的媒介

  因为“损坏国家财产”,克鲁谢夫斯基的父亲向党委写了五份检讨信,但对整个事件的罪魁祸首,它不仅让一个男孩走上了程序员之路,也成了一段神秘体验的起点:“它打开了一扇窗,这头是铁幕后的波兰,它落后且贫穷,但对岸就是无尽的浩瀚世界。我想,这也解释了波兰在许多方面并不强大,但在游戏界却能脱颖而出的原因——因为编程的本质,是让你在一无所有的基础上去创造。譬如盖房子,你必须有足够的材料才能盖起来,但对编程,你需要的只是改变现实的动力、想象力、时间和知识。因为我们没有其它资源,便不能不对这种蕴藏在脑海中的、无穷尽的资源进行利用。”

所有华沙的外国人,都在为《巫师》打工

  然而,当《巫师3》《消逝的光芒》《这是我的战争》攻城略地之时,种种隐忧也浮现出来,当中最严峻的问题是:这个国家的教育系统无法提供足够的人才。11 Bits工作室曾发布了一份悲伤的声明:“我们始终在寻找优秀设计师,但过去六个月一无所获!”现在,波兰共有五家大型游戏企业和数以百计的小公司,他们都需要人:程序员、美工,还有创意的提供者。


  这个问题与政府的迟钝不无关联。到2010年,波兰教育部终于意识到了游戏产业的重要性,并鼓励各个学校建立游戏专业、开设编程课程,但这注定是一种迟来的补救。一名波兰游戏业者小声嘟囔道:“他们总是睡得最早,起得最晚。”

  因为人手短缺,CD Projekt RED只能将目光投向海外。2013年,它用未来题材游戏《赛博朋克2077》拍摄了一段宣传片,人们看到了这部广告,意识到了波兰人的创意与雄心,如今,CD Projekt RED员工来自20多个国家,包括西班牙、法国、加拿大、英国和美国。在公司最具特色的全素食堂中,人们听到的是英语,而不是波兰本地语言。CD Projekt RED的发言人说:“官方工作语言是英语,所有的电邮和行政文件也全部用英语,由于外籍员工数量惊人,我们不得不把大量时间用在翻译上面。”


CD Projekt RED的工作室,其开发团队如今基本由外国人组成

  对不是“文化熔炉”的波兰来说,多元化团队注定是某种奇特的存在。二战爆发前,这个国家的33%的人口是少数民族。战后,由于纳粹大屠杀和重划国界,少数民族几乎灰飞烟灭。“我们中流传着这样一个笑话,华沙95%的居民是波兰人,至于剩下的5%,都受雇于开发《巫师》的软件公司。”一名CD Projekt的高管说:“这话也许有点不负责任,但波兰确实是一个‘扁平化’的国家,我们有海洋、山脉,但大家长得差不多,城市街道也是千篇一律。波兰对外来者始终是冷淡的,但庆幸的是,我们正在改变一切。”

管得越少,政府越好?

  同时,波兰人没有把幻想全部寄托在外援上,许多大学出现了游戏专业,甚至开发商都开设了公共培训课。彼得·加姆拉季说:“现在,波兰的每所大学开设了游戏专业,或者至少会定期举办培训讲座——即使保守的艺术院校都在这么做。”


波兰克拉科夫亚盖隆大学的虚拟现实宣传画,它是东欧历史最悠久(超过500年)的综合性大学之一

  安排学校开设游戏课,也是波兰政府促进产业增长的一个举措,但波兰-日本信息技术学院的讲师卡里诺夫斯基讽刺说:“他们的思维总跟不上时代。”作为波兰第一家开设游戏课的学校,它不仅没有拿到资助,还承受着普遍的质疑。卡里诺夫斯基回忆说:“建院不久,我们接待了许多教育部官员,他们都摸着脑袋问:‘为什么学生都在打游戏?’我们解释说:理解事物的最好办法就是体验它,这是游戏设计的根本——当时对方就惊呆了。现在,他们不得不回头做很多功课,尤其是设计复杂的课程体系。”

然而,并不是所有人都欢迎政府的到来。一位《巫师》的开发者说:“他们应该让产业自由发展。毕竟,开发商们已经习惯了单打独斗,何况波兰人相信:管得越少,政府越好——过去几代人的经历就是证明。”

  波兰科技与高等教育部的国务秘书弗瓦迪斯瓦夫·杜赫(Włodzisław Duch)也赞同他的观点:

  “很多游戏公司告诉我,他们对政府资助不感兴趣。因为他们自己能做好游戏;更让我吃惊的是,他们纷纷表示,资助会让他们学会挥霍——这将给公司的发展带来长远隐患。”

  杜赫回忆起了在新加坡工作的经历。2000年代,该国政府曾向游戏业投入巨资。但到今天,几乎所有开发商的招牌都摇摇欲坠,这份经历令杜赫认为,决定企业成败的,是玩家得到了怎样的游戏,而不是从政府拿到多厚的钞票——总而言之,拔苗助长,终究会毁掉一个产业。


新加坡是政府扶植游戏产业失败的最好案例

  然而,在协助企业进行宣传上,波兰政府的做法却受到了好评,因为许多小工作室正是借此才爬上了国际展台。对《这是我的战争》的开发者卡罗尔·扎亚斯科夫斯基来说,这些举措真的是雪中送炭:“感谢政府的支持,我们参加了许多国际展会,我们与潮流的联系更紧密了。平时,你可以发100封电子邮件给业界,但直接沟通的收获,往往比远程交流大得多。过去两年,政府的举措更务实了,甚至可以说,如果不依靠帮助,《这是我的战争》也许根本不会呈献给世人。”

可持续增长?

  对世界游戏业来说,盛极而衰是一个逃不掉的问题,对波兰也是如此。在过去几年,不少西方开发商破产和倒闭,其中甚至不乏Irrational Games和THQ等叱咤风云的企业。对波兰工作室来说,这更成了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为避免过度膨胀带来的崩溃,他们甚至在思考如何“限制发展”。


在THQ的总部,曾经有一面作品展示墙,揭示了它曾经的伟大,但问题在于,历史不等于未来

  “缜密考虑之后,我们决定放慢扩张的步伐——我们不希望重蹈某些AAA大作开发商的覆辙,尤其不想经历因为过于庞大,最终自身不堪重负的时刻。”The Farm 51的经理沃依切赫·帕兹杜尔说。不仅如此,《巫师》的两位创始人也在徘徊:

  “当公司有250-300人时,保持亲如一家的氛围就很难了,纵观过去几年,游戏业像雪球般越滚越大,也许在某个时刻,许多工作室将走到终点……在这个世界上,每天都有无数的游戏上市,市场饱和率越来越高,厂商坐着数钱的日子正在远去……2009年,我们遭遇过危机,但不认为行业会衰退,它只是旧的厂商倒闭,新的企业崛起,是一次新陈代谢,但这次,我们的感觉只有前途莫测。”

  他们说这番话是在2014年末,仅过了半年,波兰资历最老的开发商Reality Pump便宣告倒闭。在过去五年,该厂没有一部作品诞生,年初问世的《乌鸦的悲鸣》更得到了一致差评。与此同时,另一家波兰大厂City Interactive也积累了越来越多的恶名,它体现在数量惊人的恶性Bug和大量的低成本渣作上。它们的表现不仅打破了《巫师》创下的神话,也透支了波兰品牌的信誉。


野心太大,Bug太多,剧本太枯燥,再加上近乎无限的延期,最终造就了《乌鸦的悲鸣》的惨败

  对上述现象,一位不知名的开发者给出了解释:当某个游戏完成后,波兰团队必须启动下一个项目,才能用不间断的收入保持生存;同时,由于压力巨大,他们必须采取短平快的套路,推出一些能迅速回收资金的作品,结果自然是质量良莠不齐。于是,有人提出了一个问题,既然企业生存不易,为什么不学习国外,当游戏完成后,便迅速将冗余人员遣散,或者组建许多“一次性”公司?但不幸的是,对波兰开发商来说,这是一个不可能的选项,其根本原因,在于波兰“小国寡民”的基本国情。

  彼得·加姆拉季解释说:“风险是必然的,但在我们国家,你不能做完游戏就辞退员工:首先,每个人都来之不易;其次,波兰从事这个行业的员工就那么多,你失去了一部分人的信任,就等于埋下了衰亡的伏笔。”经历了《巫师3》的大红大紫,以及《乌鸦的悲鸣》的议论纷纷,波兰游戏也许真的走向了一个微妙的转折点。

每天,一名扮成熊猫的乞丐都会静坐在华沙街头,他孤独而哀伤,等待着好心的路人。这种行为的意义何在?没有一个人了解。在参观华沙老城的那个晚上,我注视着1944年的起义中被夷为平地,战后又精心复原的古建筑群,想象着这座城市,还有它多灾多难的人民。这时,一阵风从旁吹过,我匆忙转身,看到那只熊猫滑着旱冰,穿过了游客如织的战争纪念馆。


华沙街头、扮成熊猫的乞讨者在深思……面对波兰的成就,真正该深思的,也许还有中国的游戏产业?

  这种喜悦与哀伤相互交错的、介于魔幻和现实间的景象,让我停下了脚步。对整个世界来说,在过去100年中,可能没有什么民族像波兰一样,郁积了如此多的旧恨新仇:沙皇统治、苏波战争、纳粹暴行、冷战铁幕……这些厄运如走马灯般来去,困扰了一代又一代人。

  然而,这个国家的精神也是令人敬佩的,它就是波兰的战斗精神,它屡败屡战,又越战越勇,对和平年代的游戏制作人来说,它既是对理想的不懈付出,更是永不抛弃的顽强品性。

  波兰科技促进委员会的安洁斯卡·科尔比兹(Agnieszka Korbicz)说:“这种精神的指引,让波兰游戏人总能看到了乐观的一面,并将理想化为现实。如今,大环境的确在变,这种改变有好有坏,但波兰的游戏产业每年都在自我磨炼。我想,关于“还能走多久”这个问题,现在盖棺定论明显为时太早了,我能告诉你的是,过去,游戏给波兰带来了意义深远的改变,而这种改变,必定将绵延不绝。”

  在最后,安洁斯卡·科尔比兹微笑着做了个手势说:“历史是不可改写的,但未来可以,我想,这也是他们继续努力的原因。”

附录:波兰游戏开发大事记

  1950年代:第一部计算机进入波兰,该计算机由苏联制造

  1985年:西方放宽计算机产品的出口禁令,大量家用电脑进入波兰

  1986年,马尔辛·博科夫斯基开发了《潘多拉之盒》,它是波兰自主开发的第一款游戏

  1989年,波兰社会剧变,新政府推行“休克疗法”,国民经济陷入衰退

  1990-1995年,经济萧条,令波兰游戏产业遭受重创,大量制作人离开了开发领域

  1994年,CD Projekt成立于华沙,最初经营进口游戏零售业务,但业务中也有盗版光盘

  1997年,《地球2140》在波兰发售,并在部分国家得到好评

  1999年,CD Projekt靠《博德之门》波兰版取得了重大成功

  2002年,CD Projekt创立了游戏开发工作室CD Projekt RED,《巫师》项目启动

  2002年,City Interactive成立,制作了大量低成本的游戏作品

  2006年,《战争机器》上市,Epic Game Poland参与制作

  2008年,CD Projekt陷入财政危机,《白狼崛起》开发失败,大量员工出走

  2008年夏,通过并购电脑公司Optimus SA,CD Projekt完成重组,渡过危机

  2010年9月,11 Bits Studios成立

  2011年5月,《巫师2》发布,并在翌年被领导人作为礼物赠送给美国总统奥巴马

  2014年11月,《这是我的战争》发布,并被多家媒体评为最佳独立游戏

  2015年1月,《消逝的光芒》上市,外媒毁誉参半

  2015年2月,《乌鸦的悲鸣》发布,游戏恶评如潮,开发商Reality Pump于8月宣告破产

  2015年5月,《巫师3》上市,被认为是里程碑式的作品

游民星空[原创] 作者:最后的防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本版积分规则

办公地址|手机版|首页广告|关注微信|加入我们|合作伙伴|联系方式|波兰华人资讯网

GMT+1, 2019-10-18 14:58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特别声明:本站提供网上自由讨论使用,所有个人言论仅代表网友本人观点,并不代表本论坛立场,本站不负任何法律责任转载本站内容请标明文章作者和出处! 网站地图:SITEMAP.XML

拒绝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网站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的言论

( 黔ICP备13002814号-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