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6687|回复: 0

图斯克对波兰政坛发表“激进”看法

[复制链接]
扫一扫,手机访问本帖
发表于 2018-4-1 08:51: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波华资讯微信公众号

《波兰华人资讯网》2018年3月31日:
人算不如天算,当初图斯克提前卸任波兰总理一职,荣光就任欧洲理事会主席,大意失荆州,让公民纲领党失去了志在必得的波兰总统宝座,从此改变了波兰和欧洲的政坛格局,让老欧盟苦不堪言。
无疑蹩脚的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是最痛苦的,既要在欧盟维护波兰的利益,又不能为现在的法律公正党(PiS)政府执政业绩加分。
如今全面执政的PiS势不可挡,反对党看似没有一点机会,但抗争乃是政治家的本性。

昨日(周五,3月30日)欧洲理事会主席唐纳德•图斯克做客波兰TVN24“Tak Jest”(“是的”)节目的嘉宾,对波兰的现状发表了看法。
他开篇是这样说的,
“波兰在欧盟的情况比我担任总理时更为复杂。
我的担心有几个根本原因。我将波兰发生的事情视为一个非常严峻的挑战。今天的情况,就像当初我第一次参加“团结工会”(上世纪80年代)时的那样。
我现在最大的挑战是,在不被允许的情况下怎么找到一种策略提供任何可能的帮助。”

在谈到执政党借审查图斯克内阁时的前财政部副部长Jacka Kapicy渎职一事进而攻击图斯克时,图斯克说,
“指出这个问题的本质很重要。利用政府、警察和检察院控制的电视台,选择一个不会指控的人,让他成为政治利益的牺牲品。这对国家的法治是毁灭性的打击。”
(Jacek Kapica是在周四刚回波兰第二天就被逮捕的,因为他之前一直在布鲁塞尔工作。)
“在逮捕Jacek Kapica后波兰国家电视台公布了先前准备好的材料。我不想在这里推测是什么导致了这样攻击性的行为,这不是我的任务,但它肯定证实了波兰法律和司法系统只是一个政治工具的坏印象,这无助于波兰重建在欧洲的形象。
我们生活在一个大权独揽的国家,问题是为什么需要更多的委员会,是检察院工作不够好。我毫不怀疑,是企图营造一种持续的危险感,为极端政治自大而煽情。
一些荒谬的信息抛出了完全令人难以置信的金额,给人的印象是要在废墟中重建波兰。这里是指一味诋毁过去,以掩盖当前的错误并给出失败的理由。

当被问道“离开波兰政治舞台(担任欧洲理事会主席)”一事时,图斯克说,
“值得一提的是,这么重要的职位对于提升波兰人的好处有多么大啊。我尽我所能做得最好。
很难说当初我留下来情况会变得怎样,但我很满足这种恭维。
如果不是因为布罗尼斯瓦夫·科莫罗夫斯基(卫冕总统之战)意外失败,如果不是左派自相残杀,当今波兰的政治格局就会不一样,在我看来,那本将是比较安全的。
即使是法律公正党(PiS)的选民也没有预料到有对国家法治的攻击行为。为此,波兰人中经常有戏剧性的评论。
面对执政党PiS越来越多的恶评,对一个重要的波兰人群体来说,对独立司法机构的攻击,是最大的罪恶。然而,并非每个人都有这样的紧迫感。我的印象是权力的消耗取决于它的错误和时间的流逝,目前的政权犯了足够的错误来破坏选民的信任。
有的政权退位快些,有的慢些。这个政权希望打破记录。

对于奖励官员,所有事情都需要按用人比例进行评估。这方面的差距,与我担任总理时相比,情况令人沮丧。
我不是反对派的顾问。我对联合反对派的问题有我的看法,但在一个问题上,我想表达一个坚定的声音。联合反对派的行动客观上是被当局迫使的,因为现在当局已经根据对宪法和法律的态度设定了新的轴心。从某种意义上说,当局的决定和行动应该让反对派意识到,你必须朝这个轴心表现什么。

关于所谓的“调降军衔”法案,事件本身比那熟悉的人名更严重。我会拒绝关于这个问题是雅鲁泽尔斯基将军还是赫尔马泽夫斯基将军的猜测。总统作为武装力量的总司令,不应该接受政治家可以调降军衔的决定,因为这对军队的士气是毁灭性的打击。我永远不会是雅鲁泽尔斯基将军和救国军事委员会的粉丝,我理解这些情绪,但在我看来,在动荡的国际环境下采取这种做法可能会影响国防体系的稳定性,这并不是最合理的。
我记得总统先生在处理其它法案时是如何行事的,我建议等一等,以便了解真正的动因。

如果波兰政府能说服其公民和欧盟委员会,它真的愿意从宪法法院和国家司法委员会方面那些有争议的决定中后退,这就很好。维护波兰在欧盟的强大地位符合我们大家的利益。关于触发欧盟第7条款和制裁的问题是次要的。惩罚一个国家,必须有一个绝对特殊的情况,问题需要彻底解决。谈到未来的欧洲基金,我希望波兰不会因为这个原因而失去欧元(资助)。
我会尽一切努力确保波兰不会受到影响,特别是在预算方面。我希望布鲁塞尔的每个人都认识到,投资波兰是值得的。我会毫不留情地说:PiS不会永远执政。

我不接受有人把事情搞糟并怪罪别人的做法。我们在欧洲有两个方面:欧盟和波兰。我们是欧洲的一部分,欧洲在我们身边,不应该有对抗。当我们和欧洲其它国家一起好好生活的时候,我们就赢了。在欧洲关于法治问题的辩论中,我不会站在PiS的一边。我不会证明PiS的不当行为是合理的,论据必须清晰明了。

我想谈谈波兰政府,即使在我看来是主要问题,说了也只是为它好。如果我说了对它不好,我宁愿,尤其是在布鲁塞尔,什么都不说。我不能抱怨过多的联系,总理希德沃和总理莫拉维茨基都没有,也不想和我合作,尽管我发出了这样的信号。我不会为此哭泣。跳探戈需要两个人。
我在布鲁塞尔能游刃有余地来照顾波兰的利益,而这并没有与波兰政府交谈。

我不会退休。我必须说,我在布鲁塞尔做的事情和我在波兰做过的事情让我感觉到拥有一些值得借助的知识和工具。2019年我会回到波兰,任何人都不要这样认为,我只会看电视。我现在不会制定方案,我也不希望会有什么救援方案。
我希望所有梦想稳定民主和法治的波兰人都想赢得未来的选举,我会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如果事情不一样 - 我不排除任何情况。

当被问道“您担心您的儿子吗?”(这里指“琥珀金”非法集资案),图斯克说,
“他是这场政治迫害的目标。我的儿子是一个诚实、聪明和勇敢的人。当我看到有些人想要对我的孩子做什么时,即使他已是一个成年男子,我也会感到痛苦。我担心他家的房子窗户被打破。政府无法抓到肇事者,但律师只需三天就够了。

我已经习惯了专注于对手情绪的这一角色,并且忍着。”

关于雅罗斯瓦夫•卡钦斯基和它在波兰政治中的角色,图斯克说,
“我不觉得要评估雅罗斯瓦夫•卡钦斯基政党的执政模式。毫无疑问,更好的模式是当局通过正当形式做出决定。当我们观察到权力造成威胁时,这是由于国家能真正作出决定的人没有受到法律的约束。”

最后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祝愿雅罗斯瓦夫•卡钦斯基
“精神愉快!私生活快乐!”

“复活节是一个充满希望的日子。
我祝波兰人心想事成!
我们,所有波兰人都毫无例外地掌握了所有的工具,可以在未来生活在一个更好的波兰。”

看来图斯克明年从欧洲理事会一职卸任后,不想退离波兰的政治舞台,他也不能退,压力山大的公民纲领党太需要他了,一种“置于死地而后生的反击必将上演。图斯克后面有欧盟作为靠山,而执政党背靠的是“人民”(这里指民意支持度高),可见欧盟的支持代价有多大,波兰执政党面临来自欧盟的压力也会有多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本版积分规则

办公地址|手机版|首页广告|友情链接|加入我们|合作伙伴|联系方式|波兰华人资讯网

GMT+1, 2018-8-15 03:11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特别声明:本站提供网上自由讨论使用,所有个人言论仅代表网友本人观点,并不代表本论坛立场,本站不负任何法律责任转载本站内容请标明文章作者和出处! 网站地图:SITEMAP.XML

拒绝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网站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的言论

( 黔ICP备13002814号-4

SiteLock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