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929|回复: 0

波兰“中国间谍事件” 背后未知的故事

[复制链接]
扫一扫,手机访问本帖
发表于 2019-2-3 22:42: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波华资讯微信公众号
《波兰华人资讯网》2019年2月3日:
文章是从华沙中餐馆“华都饭店”(China Town)一号店开始说起的,这是波兰第一大报《选举报》关于波兰华为事件的文章。

波兰是世界上第一个因涉嫌从事间谍活动而逮捕华为员工的国家,他的“同伙”是前波兰国家安全局的上尉。这里是他们的故事。(但没有“间谍案”的证据。)

文章有名有姓地采访了华为公司现有员工和已经离职的员工,也采访了被捕波兰人的同事和朋友,谈到了华为在波兰“崛起”的过程,谈到了波兰各大电信运营商和华为的联系程度,谈到了华为员工“以单位为家”的工作干劲,谈到了这场“疑似间谍”案件中的中方和波方人员的平常故事。

(今天不做评论,只做编译,而且有所保留地摘编。)
波文截文.JPG

从中餐馆“华都饭店”(China Town)到华为波兰公司总部走路需要15分钟。正是在这里,中国科技巨头的员工经常与客户见面。传统的中国菜,并不便宜,但谁说过应该就这样?价廉质劣作为中国产品的标签已成为过去。
其中一位在华为工作多年的经理回忆起在华为的工作: 没有这样的钱,没有这样的努力,就不会拿到合同。

华为波兰办事处自2004年开始运营,当波兰第四家移动运营商Play进入市场后,中国公司才在波兰真正扬起了风帆。

中国公司以极具竞争力的价格提供优质设备开始进入波兰移动通讯市场,那时中国资本注意到了波兰市场的潜力。
Play网络的运营商P4获得了中国开发银行提供的1.5亿欧元用于建设移动网络,两年后,信贷额度又增加到4.9亿欧元,这帮助华为几乎建立了整个2G3G宽带网络,而这仅仅是个开始。
此后不久,华为签署了为Orange提供设备的合同。合同太大,以致这家中国公司人手不足。

(有关描写华为波兰员工“以单位为家”努力工作及公司的激励机制等,这里略过。)

笔者和“事件”中的Wang姓高管很早就相识,特别是在中国文化部和中国驻波兰大使馆主办“欢乐春节-波兰行”活动中笔者作为承办方多次与他就华为公司参与赞助一事有过交谈。从他“来自狱中”的个人声明中大家也了解到了不少(如果没看过的人,可以在这里点击进入。这里摘要一下他的波兰朋友对他的评论。

XX当初在罗兹进修波兰语时的14号学生中心主任Barbara Aroniszydze女士在模糊的印象中说,他应该是很有礼貌的那个,我们联系不多。经常有人来问我各类事情。记忆中他们都是常人,中国人都非常有礼貌和有组织性。
一名从事IT的官员皱着眉头说,今天,每个人都假装不认识他,但王XX认识行业中的每个人。他拿出电话,显示几周前王XX通过短信发送给他的圣诞祝福,几年前他试图与我们的部门做生意,但是我们并不感兴趣。尽管如此,他总是在以后的会面中表现得很友好礼貌。这是一类难以拒绝的人。

XX的辩护律师Bartłomiej Jankowski是在他被波兰国家安全局逮捕后才认识他的。律师Bartłomiej认为王XX从狱中发出的个人声明,与从他的远近朋友那里听到的内容是一致的,他冷静,善良。根据东方人生哲学,当他对周围发生的事无可奈何时,他不会情绪化。

Bartłomiej 是一位在和波兰情报部门打交道为外国人争取权利方面有经验的律师,他曾为一名叫Abu Zubajda的巴勒斯坦人辩护,在波兰当局的同意下Zubajda被美国中央情报局监禁在波兰的一所秘密监狱中。
但他不想谈论王XX的情况,这是基于保密条款。
最后他斟酌语句地说道,“在我看来,提出的证据不足以作出如此严重的指控。我处境非常困难,当诉讼中的一切都是秘密或绝密的时候,我怎么才能为客户的好名声而抗争?

20183月的波兰铁路大会上,当时参加会议的一位官员唱着我们在扎科帕内开香槟,服务员在往桌子上摆放更多杯子。来自铁路、能源和电信行业的董事们兴致很高,只有王XX表现得很清醒,很礼貌。他是一个没有任何侵扰性的人。他身后站着华为,所以每个人都围绕着他转,其中不乏愿意和华为做生意的。

这里多谈谈“涉案中”的波兰人Piotra D.

当《选举报》记者听到他周围的人谈到他时,没有听到“安静”、“专注”、“礼貌”这样的形容词,而是“有灵魂的人”,好斗的彼得。从他年轻的时候开始,他就给人一种带有男人光环的感觉,和他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喝伏特加。他的一些朋友对他被逮捕一事表现得很惊讶。
“彼得??? 好棒的一个家伙,不会是间谍。他当时在波兰内政部的同事并不掩饰尴尬。

Piotra D.2006年出现在波兰内政部时,大家知道他不是一名普通官员,他有三个学历:医学(华沙医学院的专业神经外科),电信(法国尼斯计算机学院)和电信(华沙),而且还在进一步研修中。
当时的内政部长是Ludwik Dorn2005.10.31- 2007.02.07),但实际每天的事务由副部长 Piotr PiętakIT专家)管理,他是Piotra D.的教父。

Piętak得到IT行业专家的好评,他招了很多年轻人、有进取的同事,其中大多数是警察,那些受过良好教育、能干和非常雄心勃勃的人。
几年后,他的一名学生Andrzej Machnacz - 内政部IT项目中心负责人,成为大型国家系统招标丑闻中的主角。Piotr D.Andrzej关系很好,但同时又相互竞争。
作为内政部的负责人,Piotr D.来上班时皮套中带着手柄和脱下外套时的表演手势,以便每个人都能看到他有枪。

Piotr D.的前任和现任同事喜欢就他的野心开玩笑,说他奸商。他们记得,当他在华沙的瓦维尔区建造了一所房子后,试图利用他的关系说服其中一家运营商快点将他所在的区域连接上网。
每个人都这样认同:他是一名参与工作的专业人士。他的一个大的挫折是2009年底被内政部找茬辞退。那时政府权力交接,PiS取代了POLudwika Dorna内政部长的职务被Jerzy Miller取代。
离开内政部后,Piotr D.暂时被转到警察总部工作,但他很快找到了一个更有趣的地方 - 国家安全局,并马上担任信息及通信技术的安全部副主任。在那里,他获得了一份安全证书,可以访问机密信息五年,保密时间最长可达10年。

当时负责域名和和网络安全的计算机网络研究所(NASK)在货币期权投资方面损失了数百万兹罗提,为此宣布新所长的竞选。Piotr D.的直接上司Michał Chrzanowski开始参与竞选,但Piotruś仍成了评估委员会中的一员。多么奇怪?他被调任国家安全局局长的顾问。当Chrzanowski成为NASK的负责人时,Piotr D.又回到了负责信息及通信技术的安全部门。
他计算着担任主任,但他算错了。在外看来他的职业是负责在2011年波兰担任欧盟轮值主席期间实施特别通信系统,但他的野心更大。

负责“招标丑闻”调查的波兰中央反腐局(CBA)的一名官员说,“Piotra D.Andrzej Machnacz (前面提到的内政部IT项目中心负责人)的亲密伙伴。两人都是PiS第一执政时期的金牌主任。有些人有易受诱惑和冒险的个人品质,他就是。但没有任何迹象表明他会参与招标丑闻。如果是这样的话,他应该受到指控

当时国家安全局的负责人Krzysztof Bondaryk2011年底解除了Piotra D.的职务,但事情没有结束。Piotra D.仍是安全局的一名员工,并于2012年年中被派往负责管理波兰电信市场的电子通信办工作。
电信专家表示,政府特别部门的官员总是在电子通信办和电信公司工作。国家安全局或情报局将自己人安插其中是一个公开的秘密,很少人关心他们是谁。在每个国家,电信基础设施都是一个敏感区域。

“如果要打赌的话,可以认为那个时候外国情报部门就可能开始对Piotra D.感兴趣了。这是一个在国家安全局工作过、能够获取大量信息的易受攻击的目标。中央反腐局的官员这样说,"根据我们的信息,波兰情报部门在两年前就开始关注王XX了。

Piotra D.担任电子通信办主席Magdalena Gaj的顾问,并于2014年担任控制和监督部门的负责人,这是获取许多机密信息的关键职位。Magdalenie Gaj 梦想着在国际电信联盟(ITU)担任职务,她如此热情地参加国际会议和研讨会,以至于她的同事将她的办公室描述为“Magda Travel”

2014年波兰最高审计局批评了该办公室花费的20万兹罗提旅行费用,其中7万兹罗提用于2013年的北京和上海之旅,还带了两个人:基础设施发展部门的主任Marzena Śliz及其顾问Piotr D.。四年后Marzena Śliz辞职后到华为波兰公司担任公共事务部主任。

Piotr D.在电子通信办工作期间负责2016年夏天在克拉科夫举行的世界青年日期间的网络通信事务。尽管计划始于20137月,但距离活动仅十几个月前,官员们才注意到数百万朝圣者将在克拉科夫使用移动网络,系统可能会受不了。在最后一刻修改了法律,以便运营商可以提供额外的基站。世界青年日的官方运营商和技术合作伙伴就是Orange

Piotra D.Magdalena Gaj2016年夏天一起离开电子通信办,他又回到国家安全局工作。然而,他并不掩饰自己已经厌倦了在公共部门的工作。一年多之后,他出现在Orange,工作职责范围是- 只处理业务,即与波兰银行协会联系或与紧急短信有关的工作。

这里说说由波兰国防部监督的军事技术大学。Piotr D.四年多来在为国家准备关键数据安全项目的控制论部门的信息系统研究所讲课,王XX在那里也很有名,他负责华为与大学的联系,并监督大学生竞赛,胜者将获得去华为中国公司总部的奖励。不仅学生们飞往中国,大学负责合作与发展的副院长Maciej Kiedrowicz也应华为的邀请参加了2015年全球移动宽带论坛。当时在电信通信办工作的Piotr D.以及王XX也在飞机上。会议的主题是5G网络建设的安全性。

波兰军事技术大学还负责与政府的合作。20188月,该部门与波兰内政部就在电信、信息技术、密码学和网络安全领域开展研发工作一事达成协议。军事技术大学负责该项目的两位是:Piotr D.Kiedrowicz,波兰内政部方面由Paweł Majewski副部长签署协议。

如今波兰军事技术大学不想谈论与中国和华为合作之事。那些不久前还在宣传由华为为大学生提供奖学金的照片已经开始从网站上消失。这种情况同样出现在波兰其他的12所大学里,几年来这些大学都参加了由华为主导的全球未来种子计划。

Marzena Śliz去年在接受Niezależna.pl网站采访时说,波兰有很多雄心勃勃、才华横溢的学生,将在未来决定全球创新发展。华为作为提供最新信息和通信技术的全球领导者,正在努力积极参与到培训这些年轻人才的过程中。
该计划的赞助单位是波兰数字化部、波兰科学和高等教育部、波兰企业家和技术部,具体内容由NASK负责,比赛的主题是5G网络。

第五代网络(5G)允许快速传输大量信息,有了它就能大规模实施自动汽车驾驶、工厂机器人化、创建真正的智能型城市。
中国和美国在这一领域竞争激烈,最近波兰的5G工作也在加速。在波兰国家安全局逮捕Piotr D.和王XX的那一天,政府收到了一项为新基础设施的投资提供便利的法案。
波兰前情报局局长Grzegorz Małecki上校说,我不相信这是巧合。

针对中国《环球时报》的质疑”波兰有什么值得偷的东西?”,波兰驻华使馆多年的外交官、如今是波兰国际事务研究所的分析师Marcin Przychodniak认为,作为一个单一的市场,我们对华为和中国经济来说真的没有吸引力。但值得一提的是,波兰是该地区最大的国家,也是通往西欧的门户。
“西欧是华为越来越有价值的市场。还在十年前,华为并不是业界最知名的品牌之一,尽管它的名字可以翻译为‘伟大’。作为又一家有志向的中国制造商没有机会与美国、欧洲或韩国的公司发生冲突。但到了2013年,这家中国公司成为仅次于瑞典爱立信的第二大网络设备制造商,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开始警告与华为开展业务的公司。理由是:怀疑它与中国情报部门有关系。所有美国盟友都获得了有关这些怀疑的信息。

“2017年,这家中国巨头在全球销售了1.53亿部智能手机,占全球市场的11%,也是其本土市场无可争议的领导者。然而它眼皮下浮现的不是这些手机,而是现代电信设备 - 路由器,调制解调器和磁盘矩阵。华为解决方案已被财富世界500强排行榜上的200家使用。设备销售受到5G网络建设的推动,中国在该领域的扩张引起了越来越多的关注,以致一些国家开始对华为关闭其市场,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已经紧随美国的脚步,日本也在考虑,英国和德国的反对意见越来越多。
……

《选举报》曾在12月中旬就网络安全一事提问,当初政府的回复非常温和,波兰分析了在北约和欧盟国家排除特定生产者和设备构建5G网络的情况,打算根据对制造商、收集的材料和自己的分析与测试的公知做出一个独立的决定。

波兰政府不知道有多少互联网基础设施在使用华为生产的硬件,市场专家一般估计:几乎Play的整个网络,Orange的近三分之二,T-Mobile的近三分之二,Polkomtel的不到一半。但这只是网络问题的一部分,还有华为交付给政府部门的设备。

一位与国家计算机化有关的官员说,“多年来没有人留意这事。如果政府部门有点意识的话,他可以试图自我保护免受华为的推进。2016年波兰国家记忆研究院IPN突然取消了网络设备的招标,当时它获知潜在的竞标胜出者会是来自中国的设备供应商。

这是一个特例。2011年在波兰内政部发生的情况更为常见,它在无意中采用了华为作为礼物为整个视频会议赠送的一个货柜的设备。波兰《日刊》刊出消息后提醒说,负责安全的部门的设备不应来自中国,内政部后来宣布不再用它们。然而,正如《选举报》所发现的那样,这些设备不仅被送到内政部,而且也被送到国防部,至少到2012年这两个部门都在用。

几周前,NASK公布了将学校连接到全国教育网络的招标结果。该合同是与Orange的子公司-  Integrated Solutions签订的,该公司将提供华为的设备:1900个接入点和1000个安全设备(防火墙)。四年前,也是这家公司赢得了一项招标:将460个议会办公室和众议院府连接到互联网。

一位官员描述说,“多年来华为一直在我们的市场上积极开展业务,在每场重要的会议上,在每一次的政治团队活动中,无处不在。始终以极具竞争力的价格,始终充分了解市场需求。”
……

像往常一样,在国家安全局抓人后,像猎巫这样的事情就开始了,原先华为在波兰积极推出、支持和赞助活动而留下的每一丝痕迹都变得有问题了。
但这本来就像其他诸如美国这样的公司一样,在进行商业营销和游说工作。


文中还提到:
在上一届议会任期内,议员累计飞往中国21次,纳税人为此花费23万兹罗提。在本届任期的三年中,议员已经累计访问了中国41次,为此纳税人花了52万兹罗提。议会中还有一个有60位议员组成的庞大的波中议员小组。

华为 - 按照中国的职业道德 - 很努力。 2014年这家巨头在波兰的媒体上投入了260万兹罗提,而在2018年超过了1950万兹罗提(数据来源于Kantar Media)。这些数字还不包括互联网广告或明星的费用,其中有波兰球星Robert Lewandowski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本版积分规则

办公地址|手机版|首页广告|友情链接|加入我们|合作伙伴|联系方式|波兰华人资讯网

GMT+1, 2019-2-22 20:23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特别声明:本站提供网上自由讨论使用,所有个人言论仅代表网友本人观点,并不代表本论坛立场,本站不负任何法律责任转载本站内容请标明文章作者和出处! 网站地图:SITEMAP.XML

拒绝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网站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的言论

( 黔ICP备13002814号-4

SiteLock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